陶瓷瓷瓷瓷

我已经不想当二宫和也女朋友了。
我只想当他妈╮( ̄▽ ̄"")╭

来投票呀 我们黄担就只有彼此(x

腐视:

lof和wb似乎不冲突?那边投完这边可以再来一次hhh
链接戳原po评论hhh

一块汉堡肉:

各位小可爱要给ggg投票十分感谢啦——!


【生贺】致二宫和也的三十五行情书

是大半夜zqsg的产物,真的很zqsg,不喜可点左上角

电脑上的排版确实是三十五行,但感觉放上来之后有点变了(

最后,祝我最爱的二宫和也先生,三十五岁生日快乐。

------------------------------------------------------------------------------------------------

“他是我心中的月亮。”

“为什么是月亮呢?因为是月亮在黑暗中指引着我方向。”

 

温柔地将共演的小女孩搂进怀里的他,在番组中面对熟人化身小恶魔的他,一个人落单时稍显阴郁的他,恶作剧后睁大水汪汪的眼睛摆出无辜表情的他,将剧本读得透彻将角色塑造地更加生动的他,被夸奖时脸上得意洋洋实际上内心的害羞早已被耳朵出卖了的他,总是说自己是最大的嵐饭的他,爱在广播上跑火车的他。

这是二宫和也想让我们看见的他。这个每多了解一寸,都让人更加爱他的二宫先生。

但是我又奢侈地想要,想要见见吹着风叼着烟的他,胡渣邋遢而不修边幅的他,胳膊撑在大腿上打游戏的他,猫着背对遇到的每个staff说早安的他,在家中窝着喝啤酒喝到整个人都粉红色的他,喝醉后捧着小猪存钱罐哼哼笑的他,戴着帽子穿着拖鞋就往便利店里跑的他,在后台给后辈挨个发压岁钱的他。

想见见那个最自然不过的二宫和也,不用表演给任何一个人看的二宫先生。

可是二宫和也啊,他活得太透彻了,也太透明了。就算去看演唱会,去到arena,在离他最近的地方拿到他的小树杈,他还是这么远,他永远也看不到我。他的一个转身,就仿佛脱离了世俗。他甚至不会知道,那个为他感动过、哭泣过、遗憾过、心动过、开心过、焦虑过的女孩子叫什么。他永远只存在于我的幻想。

我时常在想,平行时空中是否会有另外一个二宫和也,一个只是普通人的二宫和也。一个每天穿着西装,提着公文包,在电车上啃着饭团的二宫先生。即使去除了爱豆的光环,我想他也一定可以活得很好。他可能早上害怕迟到顶着鸟窝头一路小跑着来打卡,他可能因为大半夜熬夜打游戏开会的时候打瞌睡而被骂得有些委屈,他可能因为看到了喜欢的女孩子就偷偷用汉堡手遮住脸笑,却藏不住红红的耳朵。光是这样想想就觉得,哪怕是普通人的二宫和也,我见到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地陷进去吧。

他是我生命中的光,对于我来说,能够看着他走向光的背影,远远追随着他就足够了。

他是我在平凡世界中,最奢侈的欲望。

 

“月亮啊,白天也在。但它夜晚才亮。说是结着折射的光,其实它本身更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啊。”

“月亮啊,它明明看上去离我这么近,比其它星星都要近,可是不论我再怎么努力向它奔跑,我们之间的距离都没有能够缩短一丝一毫。”

“二宫和也于我,也是这样的啊。”

“喜欢这两个字,说得那么简单又那么艰难,一笔一划都是烙印在他的名字上。是离他最近又最远的距离了。”


【大宫SK】人鱼

一发完 假装这是生贺系列(你

ooc预警

是两个在海边长大的少年的故事

------------------------------------------------------------------------------------------------

(零)

你听过人鱼的传说吗?

在我长大的那个小村子里,人鱼不是童话故事中有着长发的美少女,在长辈们的口中,他们是一种长着獠牙,鱼尾布满了深墨绿色的鱼鳞,一拍尾巴便会引起大风大浪的生物。相传渔夫若是独自一人在海上打渔到太晚,人鱼便会幻化成年轻的少女接近屠夫,蛊惑屠夫的心,勾走屠夫的魂……

(一)

月色下,一个脚踩人字拖的少年拖着空空的渔网往村子里的一幢小木屋走去,他的腿似乎受了伤,走起路来还有些一瘸一拐的。充斥着暖黄色灯光的小木屋里时不时传出欢笑声,少年在门口呆愣着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刚想推开门,门却被从里面打开了。

一个比少年高了快一个头的男孩子走出门,探头看了看少年背后空空的渔网,不满地皱着眉冲着屋子里大喊:“爸!大野这个家伙今天又没有抓到鱼!”闻言,一个光着膀子的大汉三两步跨出门,猛地抓起少年的领子往边上一扔:“我说了多少遍了?抓不到鱼就别回来!”说罢,愤愤地关上门向屋内走去,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嘀咕着:“这么没用的家伙,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收留他……”

少年委屈地抹了把脸,吸吸鼻子,弓着背向小木屋后面的稻草屋走去,走着走着,他却突然感到眼前一黑……

 

大野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平时出海的小木船上。他看着已经渐渐变黑的天色愣了神,肚子却不适宜地“咕”了一声,他苦笑了一下,看来是因为昨天没捉到鱼没能吃上晚饭,自己刚才在船上又累又饿忍不住睡着了呢。大野坐起身,收起船边挂着的渔网,果不其然,今天又是颗粒无收的一天。他看着远处渐渐下降的夕阳,不知不觉间红了眼眶,看来今天回家也要饿肚子了……

(二)

二宫和也深吸了一口包含海水气息的空气,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地在沙滩上躺了下来。他看着远处血红的夕阳渐渐将周围的天空和云朵染上红晕,随手捡起身边的一个海螺放在耳边,听着里面传出的海浪声fufufu地笑了。

今天似乎会发生什么好事呢。

他一个打滚起了身,手插进口袋,猫着背沿着沙滩散起了步,嘴里轻轻哼着歌:“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美索不达米亚~”哼着哼着,他忽然听到远处暗蓝色的海水里隐隐约约传出了“呜呜呜”的哭声。二宫和也吓得把背一挺,这……还没到大半夜呢,就撞鬼了??他鼓起勇气猛地向哭声传来的方向迈了一大步,给自己鼓劲似的一叉腰;“来者何人?”

哭声的主人似乎被他的气势吓到了,猛地一顿,紧接着传来了一个软软绵绵的声音,似乎还因为害怕微微发着抖:“我……我叫大野智,是住在后面那个小村子里的……”二宫和也这才发现,并不是鬼,只是这个自称大野智的少年实在是太黑了,才完美融入进了这有些暗的夜色里。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少年,看到他委屈地撇着八字眉,圆圆的面包脸上还挂着没有擦干的泪水,拎着空空的渔网的左手似乎还能看到曾经受伤的痕迹。

不知怎么的,二宫和也突然有些心疼这个第一次见到的少年。他向着少年走了几步,蹲下身,深吸了口气说道:“你是来打渔的吧?怎么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呢?是和爸爸妈妈走丢了所以哭了吗?”

“不……不是的!”令二宫和也没有想到的是,听完他的话,大野智哭得更厉害了,他皱着脸抽抽噎噎地回答道,“我…….我没有爸爸妈妈,只好寄住在村子里的一个好心人家里。也没有人教我打渔,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如果打不到鱼,就会被骂,还没有晚饭吃……因为昨天没有收获没能吃到饭,我今天在船上累得睡着了,醒来发现天又黑了……我……”

二宫和也觉得心里一堵。他算是明白了,怪不得这个孩子穿着破破烂烂的,身上还有许多受伤的痕迹,和他说话的时候还不敢抬头只敢盯着自己的脚尖……想必一直都过着很辛苦的日子吧。

他又叹了口气,将手伸进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了一颗珍珠来。“你把这个带回去吧。”他将珍珠塞进少年的手中,“我叫二宫和也,是来这个村子旅行的。本身家里就是做珍珠生意的所以随身会带着些。你把这个交给你寄住的家里,就不会挨饿了吧?”

大野智又惊又怕,拿着珍珠不知所措地看着二宫和也。直到他确定二宫和也是真的想要帮他,这才揪起衣角使劲擦了擦珍珠,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谢……谢谢二宫桑!”

“叫我和也就好啦。”

(三)

大野少年很快就和二宫和也熟络起来。第一次见面时二宫看大野比自己矮了不少,便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是哥哥。谁晓得后来一问才知道,大野竟还比他大了几岁,只不过因为吃得不好过得不好,一直没能长个子。

“和也……”

正躺在沙滩上假寐的二宫听到大野智的声音,一把坐起身,揶揄道:“又没捕到鱼?谁让你在船上睡着了?”

“哎???和也怎么知道我睡着了的?你也出海了吗?”

“……我用望远镜看到的!不行啊!”

“哎???骗人!”

“我干什么要骗你!就是看到了!”

说来也奇怪,大野发现,自从遇上二宫之后,自己出海的收成好了许多,就算真的没捕到鱼,二宫和也也会照例给他一颗珍珠交差。大野也渐渐能在那个家吃饱饭了。

但大野内心还是有些疑惑。

“呐,我说,和也为什么永远只在晚上出现呢?”大野智坐在沙滩上,远望着已经基本看不到光的天空问道。

二宫和也一愣,停下了扒拉沙子的手,却没有说话。正当大野智以为二宫不会回答他了的时候,二宫和也却开口了:“我不喜欢太阳。我也不喜欢人。所以我想挑没人没太阳的时候出来。”

“可是晚上一个人出来会很危险的!”大野智猛地向二宫和也的方向扑了过去,两人之间突然变短的距离让二宫不适地向后挪了挪,“和也知道吗?晚上一个人在海上是会被人鱼盯上的!人鱼啊人鱼,又丑又凶!有着长长的獠牙,鱼鳞是脏脏的墨绿色,还会用自己的尾巴打人……”大野智绘声绘色地讲着,却没有发现二宫和也的脸色越来越黑。

“人鱼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呢!”二宫和也猛地将大野智推倒在地站起身,“人鱼可比你好看多了,你这个黑皮面包!”

“和也……和也!”被推倒在地的大野智不小心磕到了脚,等他好不容易站起了身,却已经看不到二宫和也的身影了。

(四)

从那天之后,大野智再也没能见到二宫和也。

他曾经尝试着在二宫和也最喜欢躺着的那片沙滩等他,然而直到天黑,都没能等来那个笑起来会露出猫唇的男孩子,那个最喜欢欺负他的男孩子,那个是他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的男孩子。

但是,大野智出海打渔的收成却越来越好。尽管没有了二宫和也,他却也时不时能够在收上来的网里寻到一两颗珍珠。收养他的大叔自然也是对他越来越好了。

然而这却引发了大叔的亲生儿子的不满。明明自己的打渔技术这么好,都做不到每天有收成。而大野智这个自学成才的家伙,居然还能经常带回来自己从来没捞到过的珍珠?嫉妒之火渐渐烧上了他的心头。

这天,大野智拖着疲惫的身躯将船拉到了岸边。他在回岸边前特意拉起了渔网看了看,虽然今天没捞到珍珠,但还是有不少鱼的。他满足地笑了,站在船上美美地伸了个懒腰,却没注意到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他背后偷偷潜进了水底。

突然,船身猛地晃动了起来,大野智一个没站稳跌倒在了船上。他正想探头看看发生了什么,却见到大叔和他的儿子从船尾那里冒出了水面,大叔的手里似乎还紧紧抓着什么。

“爸爸,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大叔的儿子激动地挥舞着双手,“我就说大野这个家伙不可能靠自己打到这么多鱼还捞到珍珠的!都是这条人鱼在帮他!”

说罢,他似乎更得意了,站起身向远处喊道:“嘿!你们快来看啊!是人鱼!传说中的人鱼!”这时正值大伙收工回岸的时间,一听到有人鱼,纷纷放下了手边的工作跑了过来。

大野智也疑惑地望向大叔,却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之后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起来。这……这不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男孩子吗?可是……可是他的双腿怎么成了布满金光闪闪的鳞片的鱼尾?

被抓住的二宫和也本就非常慌张,在他挣扎之际,他看到了大野智死死盯着他的鱼尾,颤抖着嘴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只是徒张着嘴发愣。

他绝望了。上次的对话,他感受到了大野智对于人鱼的恐惧和厌恶,二宫和也没由来地生气和心慌,本想一走了之,却又担心他离开后大野智又要过上吃不饱饭的日子,于是每天都偷偷往他的渔网里塞东西。只要永远不见,就没关系了吧。他想。

但是他却没想到,他和大野智的再一次见面,竟是这种场景。

他拍起鱼尾死命挣扎了起来。抱着他的大叔一个手抖没抱紧,被他的鱼尾掀翻在海里。大叔的儿子见状更激动了,抄起鱼叉向二宫和也一指:“这个人鱼想要伤害我们!大家快阻止他!打死他!”

闻言,原本围成一圈看热闹的人们觉醒似的纷纷抄起手边的鱼叉和船桨,向二宫和也砸去。

尽管身为人鱼的二宫和也努力晃动身躯在海水中躲着攻击,却还是敌不过人多,被鱼叉狠狠插到了肚子。“呜——”他绝望地抬起头,喊出了声。

原本正在发愣的的大野智被二宫和也痛苦的叫声惊醒了。他看到村子里的村民一个个红了眼似的疯狂地向二宫和也投掷着鱼叉,他看到他之前最喜欢抚摸的二宫和也软绵绵的肚子已经被划开一道大大的口子,他看到二宫和也望向他时总是闪闪发光的眼睛充满了恐惧的泪水……

“啊——”大野智绝望地叫出了声,猛地跳下水向二宫和也扑去,想用自己的身躯为二宫和也挡住攻击。他感受到自己的背部被鱼叉狠狠扎进去了,他又感受到自己的脑袋被船桨重重地击中,他终于第一次感受到了二宫和也怀抱的温度。

泪水中,二宫和也看到大野智瞳孔中自己被血染红的身躯,他看到大野智的鲜血喷涌到自己的脸颊上,他看到大野智微笑着用唇形叫他“和也”。二宫和也终于愤怒了。他紧紧抱住大野智瘫软的身躯,更用力地拍动着尾巴,大海上瞬间就起了风浪,不少船只被掀翻在海水里。

“打死他!不能让他跑了!”

那天晚上,风浪持续了很久。风平浪静之时,海水早已染成了深深的暗红色。

(五)

“最近怎么没见到大野那个小子?”

“你不知道吗?哦对,那天你进镇子里去了。大野智啊,被人鱼把魂都给勾走了!那个人鱼啊,还想要发动海啸淹没整个村子,还好我们齐心协力把他给弄死啦!大野那个不知好歹的小子还想保护人鱼……这么护着人鱼,啧啧啧……孤儿果然容易被人蛊惑……”

“这样啊……那我可要好好教育我家的那个小子,让他千万别重蹈大野智的覆辙啊!真是令人唏嘘啊……”


END.

------------------------------------------------------------------------------------------------

感觉非常对不起糖糖……在我写这篇文的时候她一直在给我发嵐会里的糖。

然而吃糖吃到蛀牙的我依旧……选择了BE(。

偶尔也需要虐虐嘛,有益于身心健康!(顶锅盖逃走

以后不写虐了!快把自己给虐死了(。


哭了
2012年大野智在台下探出头看二宫和也弹琴唱原来还是你
2017年二宫和也在台下探出头看大野智跳人偶舞
这什么青春校园言情小说情节
哭着扔下正在码字的电脑((

【大宫SK】【渡海x死神君/耕太】“ただいま”

 @麦茶和の舒格飴  给糖糖,食用愉快~

ooc预警,强行拉郎配

设定会和这三部剧里的原本设定稍有不同

好久不写文了手生((

------------------------------------------------------------------------------------------------

“渡海医生……这次的手术也成功了呢……”

“佐藤医生也被收了一千万呢……不愧是手术室的恶魔……”

渡海无暇顾及身后手术室的议论纷纷,扯了扯嘴角,推开在一边呆站着的世良,脱下手术服走向了自己的休息室。

关上休息室的门,渡海征司郎伸了个懒腰,躺在了沙发上。“不过我说,你想跟着我多久?”见没人回话,他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伸手指向门口:“我说你呢,这个穿得黑不拉几的人?”

“哎??你……你能看得到我吗?”被指名的年轻男人一脸惊慌,手忙脚乱地从胸口掏出一本黑色小本本翻了起来,“没……没道理啊……不是说只有要被死神接走的人才能看到死神吗……渡海征司郎不在这个名单上啊……”

渡海更不耐烦了,走到男人身前,伸手摸了摸这个男人的额头:“什么死神……这位病人你是走错病房楼层了?”

“我真的是死神!”男人委屈地鼓起自己的脸蛋,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名片递上前,“我是编号413的死神。我也不是故意跟着你的,今天那个叫高木的病人原本是要死于心脏手术的,我是负责来接他的死神。可是……可是你居然把他救活了……命运,命运是不能被改变的呀!”

渡海接过名片,冷笑了一下,伸手揽过自称是死神的男人的肩,在他耳边说:“命运是不能改变的?那真遗憾,死在我渡海征司郎手上的病人,zero。”语毕,他一把把男人甩向一边,走出休息室。“邪魔。”

 

“渡海先生,今天那个叫零的病人,也是我要接的……你这么做,我会很难办的……我本来都要剪断她的灵魂了……”

渡海哼了一声,往嘴里扒了一大口鸡蛋拌饭,甚至没有抬眼看这个可怜兮兮垂下八字眉的男人;“我都说了,没有病人会死在我的手上。对了,你弄明白为什么我能看见你了吗?”

“我不知道……别的死神君都没遇上过……”413的八字眉更下垂了,嘴也忍不住撅了起来,“而且我和别的死神君本来就有些不一样……他们都是自杀所以被派来做死神赎罪的……可是我没有自杀的记忆……”

渡海不满地啧了一声,扔下碗,拉上毛毯:“我要睡觉了,你走吧。邪魔。”

 

“渡海君,今天我能不能……”

“不行。”

“嘤……”

 

“征司郎,今天……”

“不行。”

“可是我这个月再接不到灵魂就要被扣工资了/(ㄒoㄒ)/~~”

“……邪魔。”

“今天那个手术,渡海医生后来居然没有来救场哎……”

“可能连渡海医生都觉得救不了那个病人了吧……”

“邪魔。”渡海征司郎听着休息室外面小护士们的聊天,烦躁地拉上了毯子。

 

“你在看什么?”

正皱着眉看着眼前病历的渡海被吓得一震,随即不满地大喊道:“你怎么又来了?我今天可没有手术吧?”

“不是的……”413被吓得一缩,低着头鼓起了脸颊,“我今天去隔壁住院部接了一个自杀病人的灵魂,就想……就想来看看征司郎……”

“呐,我说,413你觉得,得了很严重的病的患者,是怎样一种心情呢?”渡海不动声色地合上手里的病历,抬眼看着413。

“我不知道……应该很痛苦吧。今天那个灵魂也是……一定是坚持不住了才会自杀的吧……”

渡海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眼前的413,低下头,小声地说了一句:“那你还想回来吗……”

“哎?征司郎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说你这个人很邪魔哎。”渡海站起身,绕开妄图凑过来的413,走向门外,“你快走吧,我要为后面几天的手术做准备了。”

“征司郎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佐伯的办公室内。

佐伯玩味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渡海征司郎,在他的记忆里,这似乎是渡海进医院以来,第一次主动搜集病人的病历,甚至进一步要求自己上手术。

“我能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动这台手术吗?”

渡海征司郎在黑暗中默默垂着头,半晌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偶尔也该像普通的医生一样。”

佐伯挑了挑眉,似乎在等渡海的后话,渡海却下定决心似的不愿再开口。佐伯站起身说道:“那也好。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病历,你自己去找病人家属商量手术时间吧。”

“谢谢佐伯教授了。”渡海拿起桌上的病历走出了佐伯的办公室。

浅蓝色的病历材料封面上,清晰地写着五个大字:富士冈耕太。

 

“耕太……耕太!你终于醒了!”雪白的病房里,消瘦的少年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自己床边的父母亲。

“爸爸,妈妈……”

“我们可怜的耕太啊,好不容易肿瘤的手术成功了,却因为之前长期的化疗对心脏产生了负担长睡不醒……还好现在……”

病床上的耕太努力扯出一个微笑:“嗯,我都想起来了。”他转过头,看着病房外那个白色的身影。“都想起来了……都……ただいま。”

病房外的渡海毫不在意似地转过身,背起手向自己的休息室走去。

“おかえり。” 男人偷偷翘起了嘴角。


END

------------------------------------------------------------------------------------------------

解释一下,渡海以前就在医院的其他科室见过耕太,初次见面说他走错病房也是这个原因。他问耕太得了严重的病是什么感受是担心耕太当初是忍不住病痛自杀才成为死神君的,发现其实耕太并没有自杀只是一直没有动心脏手术之后便下定决心要让他醒来。

耕太醒来后两人的幸福生活请自行脑补(你

各位蓝黄女孩晚安~


当我现在看到 摸脸蛋儿、捏耳朵 这几个字的时候 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文字

大概就是 当你看到喜欢的少年时,即使紧紧抿着嘴唇,嘴角却依然忍不住上扬。
大概就是 目光交汇的那一刹那,两人都偷笑着低下头,却又悄悄抬眼偷看对方。
你像是蔚蓝色深海底下的那道光,像是那天空中飘飘扬扬、融化于手心的雪花,我忍不住被吸引,忍不住去探寻;你像是奶糖外包裹的那层甜甜的糯米纸,像是夏天烈日下的第一口橙子棒冰,我沉醉于此。
明明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哎,我为什么忍不住笑了出来。啊,对我来说,你就是让我笑的理由呀。

【大宫SK】松本润的烦恼

米娜桑情人节快乐!!
一个小段子 祝大家食用愉快
#我真的没有在欺负弟弟嘤嘤嘤qwq
ooc预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松本润最近很烦恼。
眼看着冬天渐渐过去,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即将到来。身为巧克力师的松本润按理来说,在这个节日到来之际,会一边忙得不可开交一边因为源源不断流入口袋的金钱而笑得合不拢嘴。
他确实忙得不可开交。但他一点都笑不出来。“你们这对死情侣……讲起情趣来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呐!J!帮帮我J!巧克力为什么成型之后这么丑啊!”
身后传来的小尖嗓打断了松本润的碎碎念,他转过身,扯起嘴角的微笑刚想对身后的人说没事你做的很好看啊,却在看到实物之后,话在喉咙口转了个弯:“没事,你做成什么样的小大都会喜欢的,毕竟是你做的啊。”他故意把最后几个字咬得很重。
“这怎么行!!”二宫和也不服气地撇了撇嘴,“这样一点都不浪漫哎!!”
松本润无奈地看着自己眼前的表哥——二宫和也,刚才提到的小大则是二宫的恋人,大野智。这俩人平时分开的时候啥都好,就是每次一凑到一块了,就像是没骨头一样紧紧粘在一起,还经常在对视一眼之后一起笑出声,弄得松本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俩人这么默契的吗?不用说话就知道对方在想啥??

今年的情人节更是加深了松本润对于两人默契的认识。情人节前的一个月,这两个人竟先后给自己打电话说,想要亲手做巧克力,情人节当天送给对方。情人节惊喜你们都能想到一块儿去了,二宫和也你还嫌不浪漫??
当然这也苦了松本润了。这对情侣,一个是被大野智宠上天从来没进过厨房用过各种工具的二宫和也,一个是味觉白痴,不管做出来什么都觉得好吃的大野智。松本润细细想了想,为了两人的生命安全(也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不得不将每天的营业时间减短一半,看着两人做巧克力,这一天天的,损失的可是几个亿啊!
更别说为了不让这对情侣在店里相遇,他每天都掐着点,用着一些“哎呀今天忘记给小樱花浇水了我要回家了,你也快回去吧”、“哎呀今天疯梨在商场有握手会我要去见他,所以你先回去吧”这种莫名其妙的借口,支开前一个人,然后赶紧收拾收拾厨房,假装无事发生一般等待后一个人的到来。

真的是受够了。松本润愤然地想。于是在弟控二宫和也口中永远是个小天使的松本润偶尔露出了恶魔尾巴。
情人节当天,二宫和也预定要来店里给做好的巧克力包装,于是,松本润耍了个心眼,告诉本该提前一天来取巧克力的大野智自己2.13病了,不到2.14出不了门。天然如大野家的智君,不仅没有怀疑这个奇怪的说法,还撇下了八字眉很担心地说:“那jun君可要好好休息呀,jun君病不好和也会不开心,他不开心的话我也会不开心的。”
电话这头的松本润:“……”明年情人节我还帮你们这对情侣我松本润就吃香菜。

松本润掐指一算大野智也快到店里了,于是他就找了个借口说自己要上厕所,溜到后厨躲了起来。
“jun君我来啦。”大野智兴冲冲地推开门,谁知柜台那边竟站着二宫和也,一时不禁吃起了螺丝。“小……小和你怎么在这里……你……你不是说下午要去秋叶原排队买游戏的吗!”
“我还没问你呢!说什么出版社找你商量新画展的事情结果跑来找J,你想对J做什么!”二宫和也手忙脚乱地想找些什么遮住桌上的巧克力。这算什么给大野智的惊喜啊,给自己的惊吓还差不多。
大野智则是一步上前紧紧握住了二宫和也的手腕,眼角瞄到了桌上的巧克力,了然地笑了。“呐……小和是不是在给我做巧克力呀?”
“你个大叔可别自恋了!我是看情人节要到了,J忙不过来,这才来帮他忙的!我才不会像小女生一样做什么巧克力的!才不会!”二宫和也不服气地喊出了声,然而细碎的发尾底下,愈发变红的耳朵却出卖了他。
“好好好,小和不会。”大野智揉了揉二宫和也软软的头发,明明眼前的每个巧克力上都写着“智”字呢,还不承认。他伸出手指抹去二宫和也做巧克力时不甚粘在嘴角的巧克力酱,放进嘴里细细舔了一舔。“但我会呀,我今天来找jun君就是拿之前做的巧克力的,想要给小和一个惊喜。”
他凑上前,在二宫耳边耳语道:“是我亲手做的哦。”
大野智满意地看着二宫和也的耳朵越来越红,张开嘴轻轻咬了咬他的耳垂,又压低声音说到:“不过,巧克力哪有小和甜呢。”

“砰”地一声,原本距离越来越近,即将进行唾液交换的两人被吓得颤了颤,随即看到了从后厨走出来的松本润。
“jun君早啊,哎,所以jun君说自己生了病,是得了针眼吗?在店里还戴着墨镜,是到现在还没好吗?”
松本润扯了扯自己的嘴角,强忍住把这对情侣塞进巧克力里的欲望,幽幽说道:“针眼,倒是没有,不过,瞎倒是快了。”
都怪自己,没事干什么在后厨偷看这对情侣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夜脑洞产物 我承认一点都不好吃QAQ

我在开什么奇怪的脑洞
神奇的拉郎配(x

【大宫SK】我终于拉黑了他

N视角

不要被标题欺骗了,是HE

今天魔都时隔十年再次大雪,祝大家这个冬天都能幸福🍀

------------------------------------------------------------------------------------------------

我终于拉黑了他。

打开手机,从六十多个联系人中找到“大野智”三个字,点击加入黑名单。

从头到尾一分钟都不到。

原来拉黑他是这么简单一件事啊,为什么之前我纠结了这么久都不愿意动手呢。

 

我终于拉黑了他。

我终于不用对着发出的短信前的那两个“未读”感到不安,不用在看到他的回复时激动地停下手中的游戏,不用再每天绞尽脑汁去思考找什么话题与他聊天了。

啊。

原来放下手机,生活可以这么美好啊。

 

我终于拉黑了他。

我早就感受到他对于这段关系的厌倦了。

刚认识时,哪怕是再无趣的话题,我俩都能发上几十条短信。

“你在干什么呀?”

曾经这个他天天询问我的问题,这段时间当我问起时,他却总是嗯嗯啊啊地敷衍过去。对于我汇报的日常,他也只是回我一句简单的“知道了”。

 

我终于拉黑了他。

我们有多久没有接吻了呢。明明他是这么热爱接吻的一个人。

第一次接吻时,他因为紧张而使得我们俩的鼻子撞在了一起。我fufufu地笑出了声,他本来就可怜的面包脸此时更委屈了,“对不起,这是我的初吻,我没有经验……”

而现在,即使是我主动凑上前,他也只是浅浅地舔舔我的嘴唇,然后象征似地抱抱我。

 

我终于拉黑了他。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我强迫自己思考着。

在这段关系中,我渐渐变得不再像自己,不再像曾经的那个二宫和也。但没有关系,我安慰自己,我只是太爱他了啊。只要他的一个请求,我就能立即去到他身边。

但是,为什么,现在连我的这种卑微,都换不回他的一个回眸了呢。

 

我终于拉黑了他。

我收拾好了自己的全部行李,只在餐桌上留下了一张分手的字条。

这段关系中的我已经如此卑微了,不能再傻傻地等着分手了。

呵。真是可悲的自尊心啊。

二宫和也,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我终于拉黑了他。

今天是东京的初雪。走在街头,到处都是手拉手一起在初雪下祈福的情侣,甜蜜蜜的情感仿佛能从他们的双眼中满溢出来。

啊。去年的初雪,他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呢。

“初雪的愿望,希望小和能和我永远在一起。”

我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些痒。伸出手,却摸到了一滩水。是雪融化了吗?还是我……还是我哭了呢。

 

我终于拉黑了他。

我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真是奇怪,明明是我提的分手啊,为什么我哭了一路呢。满脸泪水的我真是和这个充满欢乐的街道格格不入啊。

“润君,可以来陪陪我吗润君。”接通电话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原来我的声音已经变得这么沙哑。

 

我终于拉黑了他。

“小和!!!”

我讽刺地挑起了嘴角。二宫和也你看看你这点出息。你到底是有多喜欢大野智啊。喜欢到都已经出现了幻觉。

“小和!!!”

不,不是幻觉。我被一把揽入了一个充满牛奶香气的怀抱,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怀抱。

 

我终于拉黑了他。

明明是我提的分手啊,为什么此刻却心软了呢。

“小和,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冷淡你的。我都是在为了今天做准备。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是我们交往500天的纪念日。我一直在为今天做着准备……”

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啊,为什么我哭得更厉害了呢。

 

我终于拉黑了他。

我被他拉进了屋子。他用那双指节分明的手抹去了我脸庞的泪。

“小和你看。”不知何时,他掏出了一张DVD放了起来。电视的画面里出现了我们交往时的点点滴滴。第一次在街头十指相扣,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花,第一次给对方做巧克力,第一次……原来我的这么多第一次,都是和他在一起的啊。

“大野智你这个混蛋……明明我都已经拉黑你了……”

 

我终于拉黑了他。

2018年的初雪,我还是窝在喜欢的人怀里。

“小和刚才说什么?你拉黑我了?”他妄图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却被我一把按住了。

“嗯,是啊,我以后还会再拉黑你的。”

“唉……”我满意地看着这张面包脸皱了起来。

“还会再拉黑你的……等到2月30日,星期八。”我笑了,闭上眼睛,吻上了那两片我思念了很久的唇。

 

我终于拉黑了他。在二月三十日,星期八。

------------------------------------------------------------------------------------------------

恶趣味的一篇文(

陶瓷今天终于下定决心拉黑了一个人,真的拉黑完之后觉得内心突然舒畅。所以可以说这篇文是以自己为原型的吧,都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事情。可惜自己BE了,但舍不得让SK也BE。

那,祝大家晚安啦、

【大宫SK】眼镜(有R)

现实向同居设定

文末xgg出没所以这也是一个提早的xgg的生贺(你滚

第一次开车,结果开到一半轮子掉了(不

ooc 避雷

------------------------------------------------------------------------------------------------

“欧吉桑,吃饭啦!欧吉桑你在找啥?”二宫和也端着唰唰锅走出厨房,刚打算招呼大野智吃饭,就看到大野智半眯这一只眼睛,弯着腰,伸出手在地上摸索着什么。

“啊nino你来的正好!我的一只隐形眼镜掉了找不到了,你快来帮我一起找找嘛!”

“什么嘛,真拿你没有办法,明明已经是个大叔了,却还一直毛手毛脚的,我要是不在可怎么办哦!”二宫和也碎碎念地走到大野智身后,本打算弯下腰帮忙一起找,却被眼前那个圆润的屁股吸引住了视线。

(.゜ー゜) :有一个屁股在我面前不知当摸不当摸。

于是他就上手了。双手合十给了大野智一个痛快的千年杀。然而好脾气的大野智却只是皱了皱眉说道;“好了nino别闹了,快帮我一起找了啦。”恶作剧不成的二宫和也不满地撇了撇嘴,伸出手紧紧揉了揉大野智的屁股,又把大野智的屁股当做鼓面,噼里啪啦打起了鼓,一边拍还一边fufufu地笑着,宛若一个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

待二宫和也玩够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大野智也找到了自己失踪的隐形,清洗了之后一边慢悠悠地戴上,一边一把抱起了眼前的这个糯米团子扔在了沙发上。

“说,小和刚才干了什么坏事呀?”大野智挑起了二宫和也的下巴,大拇指似有似无地抚摸着二宫下巴上的小痣。

(.゜ー゜) :在(´・∀・`)生气的边缘试探


乐屋。

“爱拔桑可以帮我看看我身后墙上的钟现在几点了吗?”vs录制前夕,樱井翔本着把人生中每一分钟都利用到极致的原则,掏出了自己代言的花王蒸汽眼罩打算休息一会儿,戴上眼罩才发现忘记了看时间。

“sho酱,爱拔酱刚才出去了哦。”樱井翔听到一个黏黏糊糊的声音从自己对面传来,“现在是12点28分。”

“哦哦哦,谢谢尼桑……哎等等?尼桑??”樱井翔惊得把眼罩直接从脸上扯了下来,震惊地看着桌子对面正在找充电线的大野智,连说话都不利索了,“尼桑你你你……你没戴眼镜居然看得清钟?”

“这个大叔最近开始带隐形了啦,隐形!”还没等大野智反应过来,一个小尖嗓就从后面的沙发上传了过来,“你说说,这个大叔怎么突然就开始用这么欧虾类的东西了,明明以前连框架都不肯带的……”

“nino!明明之前吵着让我去配眼镜的是你嘛,怎么现在又嫌弃我了QAQ”大野智听闻二宫和也的话,委屈地鼓起了面包脸,八字眉可怜巴巴地瞥了下来,“nino你怎么突然就不开心了嘛,啊是不是昨天晚上我……”

“八嘎欧吉桑!你给我闭嘴!!你害我又死掉了!!你离我远点!!”

“QAQ nino对不起嘛……”

远处被大宫二人遗忘的樱井翔,看着二宫和也今天哪怕躺在沙发上都很别扭的姿势,再看着刚才二宫和也红得能滴出血的耳朵,心中早已开出了一辆玛莎拉蒂。樱井翔是谁?连同人志都知道的爱抖露哎,昨天晚上自己站的cp一定发生了些嗯嗯啊啊的事情对不对!对不对!!妈妈!我站的cp发糖了!樱井翔想着想着,忍不住拿眼罩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泪水。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因为车的部分是写完头尾才开始写的所以画风崩坏得很奇怪QAQ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QAQ

希望陶瓷能早日成功上高速(